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慧趣通 首页 幼儿园 查看内容
0

嘉兴第二幼儿园 | 初始的二幼建立在一个破败的庙宇天后宫内

摘要: 文 | 新悟(一)位于南湖街道三水湾天枫路1号的嘉兴市第二幼儿园是上世纪1995年由旧址——丁家桥河下29号(曾经很长时间为丁家桥河下7号)搬迁过来的。现在的第二幼儿园除了三水湾本园以外,于2004年和2006年分别接 ...

文 | 新悟


嘉兴第二幼儿园 | 初始的二幼建立在一个破败的庙宇天后宫内

(一)

位于南湖街道三水湾天枫路1号的嘉兴市第二幼儿园是上世纪1995年由旧址——丁家桥河下29号(曾经很长时间为丁家桥河下7号)搬迁过来的。

现在的第二幼儿园除了三水湾本园以外,于2004年和2006年分别接管了新湖绿都和南溪花园两个小区的配套幼儿园,作为第二幼儿园的两个分园。三园区占地总面积10200平方米,建筑面积7920平方米,共计27个班级,近千名幼儿入园,成为嘉兴市乃至省内有名的公办幼儿园。

第二幼儿园(以下简称二幼)的 许多家长,特别是年轻的80后、90后家长,可能想像不到初始的二幼是建立在一个破败的庙宇——天后宫内。

二幼的原址座落在原市妇保院(老产院)北面隔河相望(丁家桥河)的天后宫内,天后宫西面的小弄即是天后宫弄。天后宫弄北起姚庄路,南抵丁家桥河下的安乐桥。往南跨过安乐桥,通椿树弄、老产院边门;再往南,即可到勤俭路和老产院正门。天后宫南面沿河的小路叫丁家桥河下,小路往东通项家漾和二中;往西一直通到人民路。

董雄先生在【董雄?烟雨街巷】“天后宫弄安乐桥”一文中对天后宫的历史变迁作了生动而详尽的描述,现摘录如下:


“天后宫在清代以前称天妃宫,庙里祭祀妈祖,是嘉兴唯一的祭祀妈祖的庙宇。明代文献记述,天妃宫建于北宋乾德年间(963~967),也有人考证说,实际建造时间约在元代。妈祖祭祀说明嘉兴海运早已发迖。

明嘉靖重修天妃宫时曾立碑,碑中记载:“……堂宇巍峨,松杉交翠,前帶川原,后临城郊。”可以想像古代天妃宫的景象。

现丁家桥路的一半原是一条河,就是古代的天妃滨,通项家漾,是天妃宫前的河流。到近代天妃宫改名为天后宫,规模仍然宏大。……抗战前,一些大型集合常在天后宫里举行。

天后宫毁废于抗日战争期间,……天后宫中了炸弹,天后宫的人逃的逃,散的散,整个庙宇慢慢荒芜了。……解放后,街道和居委会也举办过一些生产自救的工场……。

1956年下半年,市立幼儿园分部从芝桥街迁来天后宫,创办嘉兴市第二幼儿园,市立幼儿园更名为第一幼儿园。

……天后宫改作幼儿园后,为了安全,院门向里缩进一些,把街路留宽了……。”

(二)

笔者父亲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从湖州调至嘉兴人民银行工作,随之我母亲也于1956年上半年从湖州调至嘉兴,先在芝桥街市立幼儿园,后随市立幼儿园分部搬迁至天后宫内,是嘉兴市第二幼儿园最早的老师之一。她也从一名小学老师转为幼教老师,并一直在二幼工作至退休。我们弟兄三人也随父母亲陆续转到嘉兴,从湖州人变成了嘉兴人。

我家由于是外地调入,在嘉兴没有住房,所以只能居住在二幼教工宿舍内。所以后来同学和同事问我住在哪里?我回答说:住在第二幼儿园里面,大家觉得好奇怪。

虽然我母亲是嘉兴二幼教师,但 我的幼儿园生活除了中班在嘉兴二幼上了一个学期以外,其他都是在湖州完成的,一直到1962年秋季,才转到嘉兴开始上小学,并一直居住在嘉兴二幼里面,直到1982年结婚成家搬到绢纺新邨,整整住了二十年。

我小时候印象中的二幼,已然没有“堂宇巍峨,松杉交翠……”的风貌了,就是一座破旧的庙宇式的学堂。

学校南临丁家桥河下小路,北靠棉纺织厂车间,东面挨着老邮电局,西面就是天后宫弄。正门朝南开在丁家桥河边称作丁家桥河下的小路上,正门两边的斑驳脱落的白墙上涂写着那个年代流行的标语式口号。后来在天后宫弄内又开了一个西门,方便物资的进出以及放学时孩子们的分流。从正门进去,是一块东西长,南北短的院落,东西两边种植了一些冬青、朴树之类的树木和花草,中间偏西有一口水井,可能是当年天后宫内的僧人取水而用特意打成的。

院落迎面是一座二层小楼,东西各有一个门洞,直通后面的操场。小楼下面门洞两边有三间大屋子,其中东边一间为教师办公室,其余两间为教室。楼上全部铺设地板,用板壁隔成五间,作为教职工家属宿舍。我家因人口多,所以住在东边最大的一间,但也只能安放两张床:父母一张大床,我哥一张小床,我和我弟就只能打地铺了。

小楼西面紧靠天后宫弄,还建有一间平房,作为教职员工共用的厨房。

过小楼门洞就是一个“大”操场,作为孩子们课间休息和体育活动的场所,但操场是泥地的,下雨天到处都是水洼。

操场正北面沿着台阶上去是一个水泥浇筑的平台,平台后面是一个大殿,立有数根大圆柱子,支撑着沉重的樑架和屋顶。大殿屋顶依稀可辨当年雕樑画栋,飞檐翘角的痕迹,但我看到时已呈一副破败颓废的景像。大殿里面空旷无物,应该是原来供奉妈祖神像、神位和举行祭祀活动的场所,现在是下雨天孩子们活动的场地。大殿两边的厢房,大间的作为教室,小间的作为教职工宿舍之用。操场东面,有一排平房,隔成四间教室,看上去成色较新,应该是天后宫改成幼儿园后为增加教室而新建的。

平房教室的前面,有两颗高大的梧桐树。春天,梧桐树发芽、开花、飘絮,白绒花般的花絮飘落在地上,树下一片粘粘的液汁;夏天,宽大的悟桐树叶遮住了炙热的阳光,带来了一片阴凉,树上“知了、知了”的鸣叫声,仿佛催眠曲般陪伴着孩子们进入甜蜜的梦乡……;到了秋天,金黄色的梧桐籽是那个年代孩子们的美味零食;西北风刮起来了,看着一片片黄色的梧桐树叶旋转着从树枝上掉下来,预告着冬天即将来临。高高的梧桐树,给孩子们带来无限的遐想……。

记得“文革”两派争斗时,二中保守派“革联司”从二中撤退到第二幼儿园,当时就把“革联司”的红色大旗插在高高的悟桐树顶上。一九七九年,我家买了一台9英寸的黑白电视机,室外天线也是插在梧桐树顶上。

可惜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一个夏天,嘉兴遭遇了强台风袭击,晚上的狂风暴雨,把其中的一颗梧桐树连根拔起,吹倒在地。不久,园林管理处的师傅们就把倒掉的那棵梧桐树移走了。原来两颗相伴相偎,同生共长的梧桐树只剩下一颗了,看着剩下的那棵形单影只,孤苦伶仃的梧桐树,不由得生出一丝淡淡的忧伤和惆怅……。就是这剩下的唯一的梧桐树,也在后来的学校改建中被移除了。

那个年代的学校管理不像现在这样严格,“闲人免进”,也没有专职的门卫,星期天是允许学校周围的孩子们进来玩的。所以,幼儿园的大操场就是孩子们快乐的天地,“削洋片”、“打弹珠”、“滚铁圈”、放风筝;操场中间的泥地正好是“吃零角”最好的场地,大家玩得不亦乐乎,以至忘记了回家吃饭,一直到暮色来临,家长们此起彼伏的呼叫声传来,才纷纷作鸟兽散,依依不舍地离去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电视机还是稀罕物,当时电视里正在放映(姿三四朗)、(加里森敢死队)等影片。因为观看的人太多,晚上放映时,我们把电视机拿到操场上,不料影片的声音吸引了天后宫弄周围的邻居,因为大门已关上,一些大胆的孩子们竞然翻墙而入,操场上黑鸦鸦的挤满了人,以至我们后来再也不敢拿到操场上去放了。

学校南面院子内的水井,是周围邻居们的最爱。因为当时各家各户没有自来水,居委会在二幼西边围墙外、天后宫弄口设置了一个公共自来水龙头,有专人看管,一分钱六桶水,需花钱买。所以,自来水都是作为饮用水,煮饭做菜喝茶用的。丁家桥河,因周边居民经常在河里倒痰盂、涮马桶,一些生活污水也直接排入河里,已逐渐污染而不敢洗涮和取用。

二幼院内的水井,水质清澈、冬暖夏凉,取之不竭,用之不尽,自然而然地成为周边邻居们洗菜、洗衣服的好场所。特别是到了夏天,从清晨到夜半,井台周围人声鼎沸,热闹非凡;人们不光是洗衣洗菜,更是用清凉的井水冲澡,一天下来的疲惫燥热,一冲而光。在夏天,我们把整个的西瓜用网兜放些砖块沉到井底降温,过几个小时吊上来,就能吃到冰凉甘甜爽口的冰西瓜了。

用吊桶打井水,看看简单,实际上也是个“技术活”。用力不轻不重,轻轻一甩,一抖,正好满桶水上来了。有些人始终掌握不好这个要领,不是太轻,就是太重,弄来弄去就是半桶水;还有一些人,干脆在桶边挂个秤铊样的重物,这样既增加了重量,又不方便提水倒水。这时,往往需要我们这些“老师傅”现场指导了。

吊桶上的绳子,用的时间长了,往往会断,水桶也沉到井底了。这时,需用两根长竹竿绑在一起,竹竿头上扎上铁钩子打捞。有时很快,有时捞来捞去要花上大半个小时才能捞出来。为了方便打捞吊桶(经常发生,甚至一天好几个),我们备好打捞的长竹竿,放在一边,以备不时之需。

二幼门口的丁家桥河,是一条宽约十几米,深度不到两米的小河,河水平缓地从西往东慢慢流淌。往东通到项家漾后折向南通天星河,向西过丁家桥后即与人民路和建囯路间的小河相通。小河北岸沿河的小路即为丁家桥河下,路面用长短、大小不一的石块铺就,走起来高低不平。

河岸用长条石砌筑而成,其间开有许多通向河面的条石台阶,便于人们取水和洗涤之用。沿河种了一些树木和花草,倒也增添了一些景色。河南岸也用长条石砌成埠岸,临河而建有高低错落的房屋,开有朝向小河的门窗,有通向河面的河埠头。墙上长满了爬山虎之类的藤蔓植物,春、夏季显得郁郁葱葱,充满生机。

因丁家桥和安乐桥桥下净空不高,大船是进不来的,只有乡下农民的小船才能进入丁家桥河,卖些农家自产的新鲜瓜果蔬菜,给两岸的居民带来了便利。数九寒天,河面结冰是常有的事,有些胆大的孩子就在冰面上从河这边走到对岸,再走回来,令人惊叹不已。每逢民丰造纸厂放“黑水”时,小河里大大小小的鱼儿都浮在水面上,沿河的居民们拿着各种捕鱼工具,捞鱼、叉鱼,收获颇丰。

安乐桥北面桥堍不是正对着天后宫弄,而是往东有一个拐角再进入天后宫弄,再加上下桥是个陡坡,一些人力平板重车在强大的惯性作用下,如果操作不当,没把握好方向,或者要避让从天后宫弄出来的行人和车辆,经常连人带车撞到二幼这个西南围墙的墙角上。其直接后果就是人受伤,车毁损,墙壁撞塌,或撞个大洞。以至于撞了修,修了撞,再修再撞成为常态。围墙墙角也从直角改成圆角,继而从小圆角改成大圆角,直到后来往里面缩进去一段距离,总算大大减少了事故发生的频率。

正对着安乐桥北面桥堍的是一家小小的理发店,店主兼理发师人们都叫他阿二。当然,我们小孩子都尊称他为“阿二伯伯”。记得小时候,附近大多数居民,包括我们这些小孩,都是在他店里理发。一直到我进了绢纺厂,厂大门对面南湖边,也有理发店,星期六下班以后,理个发,然后去厂浴室洗个澡,顺便把衣服洗了,成为一种习惯和常态。这以后,就再没有去“阿二伯伯”店里理发。

“阿二伯伯”有两个女儿:红宝和小宝;红宝年长我们几岁,文革中下了乡,和我们玩的不多;小宝和我们年龄相仿,且个性像个“假小子”,玩疯的时候绝对不输于男孩子。当年,天后宫弄和丁家桥河下周边有许多同龄的孩子来二幼玩耍,有许多人我只是脸熟而叫不出姓名。只记得杨伟、小伟和圆圆兄妹三人以及冬林等人,冬林是和我一起在秀城桥下学游泳的玩伴,所以印象比较深刻。

随着丁家桥路的开发改造和第二医院的扩张,原来的丁家桥河下和天后宫弄的民居全部拆掉了,所有的老邻居和小时候的玩伴各奔东西,在嘉兴的东南西北安家落户,大家也逐渐失去了联系。最近,那些老邻居建了一个群,又相聚在一起了,而我因琐事缠身,抽不出时间去,有点遗憾!

(三)

上世纪五十年代、六十年代,上幼儿园不像现在是学龄前儿童的必经之路,有些家庭因子女多或经济原因,有许多孩子是不上幼儿园的。所以我小时候印象中,二幼也就大、中、小班各二至三个班,总共七、八个班,每班二三十个孩子。师资力量也不强,缺少专业的幼师毕业生,大多是从小学老师中转岗过来的,像我母亲就是如此。


嘉兴第二幼儿园 | 初始的二幼建立在一个破败的庙宇天后宫内

二幼最早的部分老教师:左:孙凤鸣老师(园长)、

中:张老师、右:叶老师;后排站立者:李碧霞老师。


嘉兴第二幼儿园 | 初始的二幼建立在一个破败的庙宇天后宫内

二幼部分老教师:左起:叶老师、何渭媛老师、李碧霞老师、

孙凤鸣老师、唐月英阿姨、李丽芬老师。


嘉兴第二幼儿园 | 初始的二幼建立在一个破败的庙宇天后宫内


上世纪八十年代二幼教师全家福,前排左起:钟慧君老师(园长)、朱一玲老师、李丽芬老师、徐英英老师、曹敏英老师;

后排左起:胡菊仙老师、许晓光老师、高运华老师、张惠英老师、金美英老师、密云华老师、何渭媛老师、李碧霞老师。

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我从湖州刚来嘉兴时,二幼只有七、八个老师和一个阿姨。记忆中,有孙凤鸣老师、我母亲李碧霞老师、何渭媛老师、叶老师、张老师、董丽萍老师和唐月英阿姨等,还有一个个子高高、胖胖圆脸的,带有外地口音的陈老师,后来调到第三幼儿园担任园长去了。

那时候,二幼的老师们,除了做好正常的教学工作外,还要参加各种各样的政治学习和社会活动。尤其是文革时期,铺天盖地的大鸣、大放、大字报、大辨论也影响到了二幼的每一位老师。虽然没到停课闹革命的程度,但突出政治,政治挂帅的思想和做法,丝毫不亚于任何单位。

特别是孙凤鸣老师在文革初期调离后,上级派来一个姓马的党员老师任园长。她是嘉善人,是个军属,带着老母亲和儿子一起来到二幼工作,和我家、阿姨家共用一个厨房。在板左思潮影响下,更由于个别老师左得出奇的做法,使不少勤恳、踏实的老师受到了冤屈,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!整个二幼,弄得乌烟瘴气,一团糟!每年夏天,农村“双抢”时,幼儿园的老师们,还要参加“双抢”劳动一个星期。

这些手不能提,肩不能挑的文弱女老师到农村去,能干啥农活,完全是形式主义!看着她们晒的黑红的脸庞和疲惫不堪的身影,真的是好无语!

文革以后,学校恢复了正常,文革中受到不公正对待的老师也得到了平反。马园长也调离了二幼,由叶老师负责了一段时间。后来,钟慧君老师来二幼任园长,并进行了各方面的教学改革,二幼才逐步走上了正规渠道。

【未完待续2】

--END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说点什么...

已有0条评论

最新评论...
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
2021-5-23 09:04
  • 0
    锟斤拷丝
  • 215
    锟侥讹拷
  • 0
    锟截革拷

关注慧趣通

关注幼儿园安全

联系人:陈经理
电话:13360840366
EMAIL:464452592@qq.com
地址:广东惠州市惠城区东平环岛二路28号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
锟斤拷锟叫帮拷
  • 锟斤拷
  • 锟斤拷
  • 锟斤拷

鍏虫敞鎴戜滑锛氬井淇¤闃呭彿

瀹樻柟寰俊

APP涓嬭浇

鍏ㄥ浗鏈嶅姟鐑嚎锛

13360840366

鍏徃鍦板潃锛氬箍涓滄儬宸炲競鎯犲煄鍖轰笢骞冲崐宀涚幆宀涗簩璺28鍙

杩愯惀涓績锛氬箍涓滅渷鎯犲窞甯傛儬鍩庡尯涓滃钩鍗婂矝鐜矝浜岃矾28鍙烽紟濂芥櫤鑳

閭紪锛516000 Email锛464452592#qq.com

Copyright   ©2020-2021  慧趣通校园安全管理Powered by©Discuz!鎶鏈敮鎸侊細鎱ц叮閫  

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279号

  ( 粤ICP备13047487号 )